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学前教育 > 幼教资源
别再相信赢在起跑线上的谎言
发布日期:2014-05-04      来源:j海区教育局      浏览次数:6422

    让孩子提前学习,避免"输在起跑线上",但是违背规律的学习,最后带来的不仅仅竞争中快和慢的问题,而是跑偏方向或者跑反了的问题。
    王芳说,孩子有自己的成长规律,比如3岁是直觉思维期,五岁才有形象思维,大班的孩子才开始出现逻辑思维的萌芽,8-12岁是记忆力最好的时期。"让充满想象力,充满创造力的孩子去记忆汉字,背出一百以内的加法,他虽然不理解,但也能做到,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呢,想象力的空间被固化的知识填满了。"
    一项研究表明,在学前班认识较多汉字的孩子,一年级的语文会领先其它孩子,但是到了二年级,水平就与其它孩子持平了。
    再以画画为例,8岁的孩子才能按大人的视角观察临摹,在这之前孩子画画只是直觉思维的自我表达。让太小的孩子学习绘画技巧,告诉孩子太阳应该是圆的,云朵应该是白的,且不论对想象力的扼制,至少是一种浪费时间。
    "美术教育中深受其害的就是社会上的这些考前教育。8笔画苹果,几笔调色彩,目的是为了应试,"清华美院教授方晓风在一次学术会议上说,直接的后果是学生临募能力强,表达能力弱,当然产生不了大师。
    幼教专家说,现在很多孩子三岁开始学轮滑,其实孩子的骨骼并没有发育好,轮滑会伤害到身体。太早学芭蕾也是一样,对孩子的骨膜等等都是挑战。
    "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是精明的商家发明出来的一句广告语,"鲁林岳说,"家长被高考绑架还可以原谅,但是如果被广告左右就太不合格了。"
    兴趣班的使命就是把孩子送进名校。孩子们多才多艺,但却并不享受自己的爱好。"很多钢琴十级的孩子发誓再也不碰钢琴,他们不觉得音乐是终生的伴侣,因为音乐夺走了他们玩乐的时间。"一名专门教授钢琴的老师无奈地说。
    "有时候仅仅是因为太早,太急,家长反而把孩子的兴趣扼杀了。"时代小学校长高军玉讲了一个学生的亲身经历,"这个孩子来报名的时候,问我,你们学校要不要学奥数的,我说不学。她拍着手说太好了,我听到奥数就想吐。到了初中,老师发现她的数学天分,开始让她接触奥数,最后这个孩子对奥数非常着迷,拿到了大奖。"
    同样学奥数的孩子,浙江一批孩子曾参加国际奥数比赛并获得一等奖,载誉归来时,主管基础教育的教育厅副厅长请孩子们谈感言,有一个孩子说,"我这辈子再也不要碰奥数了。"
    教育界已经认识超前教育和强化教育的严重后果。最近,教育部发布《3-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》,公开征求社会各界意见。《指南》很具体地列举了各个年龄段幼儿的学习和发展目标。例如,5~6岁学龄前儿童,只需"能通过实物操作或其他方法进行10以内的加减运算",并没有标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须认字,只说明"在阅读图书和生活情境中对文字符号感兴趣,知道文字表示一定的意义"。
    专家认为,《指南》的主要目的,是遏制"拔苗助长"。
    事实在,在许多国家,超前教育都是被禁止的。学者杨佩昌最近撰文《德国宪法禁止学前教育,别把孩子大脑当硬盘》。他说,欧洲许多国家都有相似立法,德国甚至把这一条写进基本法里,禁止家长在幼儿园的教学之外给孩子补课。
    "让孩子一开始就进入快跑通道,非常不人道。"这位8岁孩子的父亲介绍说,德国的教育是一种逐渐加速的做法:幼儿园不学专业知识,而是教一些基本的道德伦理,学会与人相处,重要的任务是玩得开心;小学也只是学一些非常简单的知识(对中国小学而言),到了中学才开始进入跑步通道,但依然还是慢跑。由于德国没有统一的高考,所以学生压力并不太大。只有到了大学,真正成年了,才开始进入快跑通道。到了这个时候,终于有了竞争,也才显示出每个人之间的差异。
    一名日本留学生告诉记者,日本在接受外国留学生时,对学生的学习总年限有严格规定,"少一年都要补齐,否则大学不能接收,"目的是不希望学生违背生理规律超前教育,循序渐进地来。
    "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抢跑,幼儿园学小学的东西,小学上中学的课,到了大学里,反而要补幼儿园该学的东西,比如行为习惯,人格培养。"冯钢说,"典型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。"
    浙江省长夏宝龙最近要求省内大学严抓学生宿舍卫生。他发现一些大学生"天天生活在狗窝一样的宿舍"。许多高校老师对此评论说,卫生习惯本来应该是小时候培养好的,现在反而到了大学要补课了。
    这些应试教育出来的高分孩子,"到了大学,突然间不用考试,就毫无方向感了,"
    时任浙江大学常务副校长的倪明江将这种状态形容为"太空人"。他说,这些"天之骄子"有两个问题,一是习惯了跟着考试走,离开了试卷,似乎就不知道应当如何去学习新知识,二是思维的依赖性,有相当一部分学生习惯于照着做而不习惯问为什么这样做;习惯有人指导他做而不习惯主动去做;习惯在很好的条件下去做而不习惯创造条件去做。
    浙大城市学院甚至尝试用中学模式和军事化教育方式来管理新生,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"学生在高中时代好比身上绑了10根绳子,不能一到了大学,就把这10根绳子一下全放了,这会让他们茫然无所适从,我们要尝试一根一根放。"
    "如果从幼儿园就开始快跑,需要跑几年的幼儿园、12年的中小学,那么到大学就精疲力竭了,大家都想休息喘一口气。所以,你看看中国大学生发展后劲不足,原因就在此。"杨佩昌对记者说。
    冯钢认为,眼下的教育文化除了违背成长规律、扼杀创造力,培养"木偶",更糟糕的结果是潜移默化中培养孩子的功利性。"家长总是告诉孩子,为什么读中学啊,是因为要读大学。于是读中学的全部意义都在于读大学,如果读不上大学,那这个读中学是没意义的。读大学的意义在哪里,要找到个好工作,找不到好工作大学也白读了,于是你当下都没有意义。意义都在后边,最后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?坟墓。"
    "我们的一些大学,包括北京大学,正在培养一些'精致的利己主义者',他们高智商,世俗,老到,善于表演,懂得配合,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。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,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。"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在武汉大学老校长刘道玉召集的"《理想大学》专题研讨会"上这样说。
    钱理群是为了应和刘道玉的观点--"北大清华再争状元就没有希望。"
    冯钢说,我们要反思一下,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。在国内的名校争抢高分学生的时候,哈佛大学录取了一名宁夏的高考落榜生。这名孩子高中毕业后组建了一个社会组织和一个网站,进行一项他自己心目中的公益事业。哈佛录取他的理由是:我们需要的是改变世界的人。
    (摘自 《孩子,你慢慢来——别再相信赢在起跑线上的谎言》新华社记者章苒、余靖静 )